您的位置:首頁 > 科技 >

賈躍亭的爆倉“陰謀”孫宏斌的“陽謀”,只不過是左右互博而已!

時間:2018-03-06 11:00:19       來源:浩羽小小課堂

3月1日晚樂視網發布公告稱,大股東賈躍亭所有質押的樂視網股權均已達到平倉線,而且其所有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均已違約。這也就意味著賈躍亭已全線爆倉。

市場分析人士認為,如果按券商正常的爆倉處理,賈躍亭質押的股票將在二級市場賣出平倉,他將可能因此而最終失去對樂視網公司的控制權,而轉換股東后,樂視網將迎來新的機遇,這或許正是淡定看待樂視網下跌的孫宏斌樂于見到的。

然而在融創3月2日最新的回復中,相關負責人確認融創中國目前暫無接手賈躍亭所持樂視網股票計劃或安排。

在復牌的半個月里,樂視網一共經歷了12個跌停板,甩掉四分之三的市值,和此前不少基金給出的3.92元股價只差一個跌停板的距離。持續利空下,賈躍亭承認,其逾10億股的股權質押迎來爆倉?!暗搅擞|底反彈的時刻了嗎?”不少人會問,“明知結局又堅持復牌的孫宏斌究竟是如何打算的?”在“樂視”這場大戲中,我們很難定性孰是孰非,但走到今天這一步,少不了命運的擺渡,更不乏孫宏斌的謀算。

賈躍亭的“出局”,孫宏斌的“算盤”?

如今的賈躍亭用“身敗名裂”來形容不為過,外界給出的標簽更加難聽:“瘋子”、“巨騙”、“為夢想窒息的賈布斯”等等。在《棱鏡》最新一篇的報道中,有個樂視控股的高管說道,“如果說回過頭重新來過,我相信老孫(孫宏斌)一定不會入這個局?!蹦敲促Z躍亭呢?如果時光倒流,他是否還愿意選擇這位山西老鄉成為他的“紅衣騎士”?

在去年3月份,當孫宏斌對外喊出那句“樂視該賣的賣、該合并的合并”的時候,樂視名義上的掌舵人賈躍亭曾經引以為傲的“生態化反”以實際行動打臉,正式宣告失敗。隨后非上市體系被拆分得支離破碎,先后經歷大規模裁員、核心高管離職、主營業務丟失等層層震蕩,曾被視為樂視鼎盛時期見證的五棵松體育館“樂視體育生態中心”冠名被摘牌,讓外界衍生出種種有關“帝國坍塌前兆”的解讀。

但這都不是最可怕的,作為資本市場上曾經的“超級明星”,沒有什么比股價大跌更讓人痛徹心扉。賈躍亭把樂視“七大子板塊”與自己捆綁成為一個利益共同體,通過“先貨后款”不斷上演“空手套白狼”。但手機和汽車的回報周期遠遠超出了他的預算,致使樂視品牌和賈躍亭個人信用遭遇重創。倘若不加遏制,接下來“爆倉”將成事實,而社會發展的不穩定因素也將超過公司行為,成為股價大跌的“元兇”。

股權質押、司法凍結、高負債,讓樂視網失去了所有資本運作的空間。只有把賈躍亭徹底踢出局,厘清產權,樂視才有重生的希望。

其實,孫宏斌原本可以不這么做的。在《棱鏡》的報道中,他曾親自飛抵香港,與賈躍亭討論資產切割和債務解決方案。甚至幫賈躍亭找到了愿意接盤的第三方平臺,試圖說服后者放棄上市公司大股東地位,以此解凍司法機構的股權凍結,填補關聯交易和其他債務的“窟窿”。但據樂視中層透露,賈躍亭要價頗高,雙方僵持不下,最終不歡而散。而其實更久之前,他們之間看似“親密無間”的關系其實已經出現了裂隙。

緣起似乎是“董事長”一職的易主,賈躍亭內心是極不情愿的,隨后提回了原本要免息5年借給樂視網的上百億借款,并且面對上市公司多次的提醒、催促,仍未履行承諾。這讓孫宏斌在公開場合直言,“老賈承諾沒有做到,這是信用受到了損害”。而這種劍拔弩張的狀態在樂視網復牌后甚至到了失控的臨界點。孫宏斌控制下的樂視網與賈躍亭旗下的樂視控股頻繁“隔空喊話”,互揭傷疤。

賈躍亭妻子甘薇剛剛對外聲明,超過30億元的關聯債務已經形成解決方案,樂視網隨即發布澄清公告予以否認。樂視網剛剛發布樂視網的關聯欠款為75.31億元,樂視控股便澄清只有60億元。而孫宏斌本人,還在樂視復牌后點贊了一條“讓賈躍亭爆倉”的微博,似乎是在直接表達不滿。該微博稱:“目前來看,孫宏斌已經完全下了狠心,不答應就讓老賈爆倉,股價公告進一步表明決心。老賈目前沒有任何辦法,只有妥協?!?/p>

盡管融創否認了“暫時接盤”樂視的猜想。但孫宏斌依然掌握主動權:當賈躍亭的股權質押出現爆倉,孫宏斌可以要么通過機構斬倉,讓賈躍亭的股權灰飛煙滅;要么從機構手里接回賈躍亭股權,然后又以盡量高的相對價格裝入樂視致新和樂視影業,擴大自己在樂視的股權比例,實現真正意義上的絕對控制。要知道,此前他已經多次增持樂視致新和樂視影業,并不斷強調樂視網利空。

“新樂視文娛”:誰的迪士尼之夢?

反過來看賈躍亭被逼退的整個過程,還有一個關鍵人物、樂視新文娛的CEO張昭。在賈躍亭在退出上市公司權力紛爭以后,他并不算徹底離開樂視,而期間有30多位高管相繼辭職。同樣是“兩朝元老”,同樣初期備受孫宏斌推崇,為什么獨獨張昭和樂視死磕到了現在?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10月,樂視宣布成立新樂視管理委員會,樂視影業董事長張昭任管理委員會主席,成為公司經營管理以及危機管理的最高責任人。顯然,張昭在新樂視的利益上與孫宏斌站在了一起。

在媒體采訪中,張昭曾表示與孫宏斌在公司發展訴求層面幾乎一致。在“新樂視文娛”還是“樂視影業”的歲月里,他就未曾掩飾自己對“迪士尼模式”的推崇。很早張昭就給出了集中分眾化、IP化和全球化的三步走戰略。在他看來,樂視影業有內容、樂視大屏有場景、樂視網有互聯網基因,融創有線下延伸的消費場景,未來就是圍繞家庭娛樂的IP運營,而這恰恰與孫宏斌的地產下半場——“美好生活”的設想不謀而合。

提起構建“美好生活”就不得不談融創對萬達的收購邏輯,在孫宏斌看來,“我們原來做房地產,有個4、5、6。后來買了個3,就是樂視?,F在有了萬達文旅,就是7,手上的牌成了一把‘順子’”。他認為未來的發展方向是垂直領域,公司要有自己的IP、渠道、內容、場景,而融創加上樂視和萬達,就是一個IP內容的渠道和場景,可以對標迪士尼,也可以構成一個普通人的美好生活。

“先買套房子,再回家看個樂視電視,電視上放我們的電影,然后出門到萬達城玩?!?/p>

從更宏觀的角度來看,“新樂視文娛”不是迪士尼,只是孫宏斌美好生活拼圖中的一塊,背后包藏的是融創中國轉型的野心,對樂視網的深度介入到全面“奪權”就是其謀求轉型的大步伐。而樂視“大劫”不僅僅是融創轉型過程中的重要節點,對于整個行業的探索也具有示范性意義。轉好了,“融創模式”或將成為互聯網和傳統產業融合成功的首個標桿;轉不好,樂視的情況恐怕也不會再壞到哪里去,而融創無非就是換個殼。

但據媒體不完全統計,2016年至今,融創中國對外發起收購案近20個,總金額超過1300億元。融創中國2016年年報數據顯示,其長、短期負債分別為802億元和326.44億元,賬面現金約698.13億元,股東權益354.11億元,凈負債率達121.52%。這么高的負債,主要是發行公司債券與長期借貸,如此高負債率下,采取迅速擴張策略,不乏有刀尖起舞之感,背后風險融創能否承受得???

未來孫宏斌的“迪士尼之夢”究竟會交出一份怎樣的成績單?我們拭目以待。

閱讀下一篇

大咖云集!馬云攜“朋友圈”空降武漢,還要為長江新城帶來驚喜!

大家顧問武漢樓市本土中介八連冠中國房地產百強服務商前幾天,武漢發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馬爸爸來武漢啦!就在漢口泛海CBD樓下!身穿寬松毛衣和球鞋,頭戴深色鴨舌帽

浙江20选5中奖规则 体彩浙江20选5玩法 内蒙古快3开奖走势图 十一运夺金奖金 内蒙古11选5平台 陕西十一选五形态统计百宝 青海快3开奖怎么算中奖 彩票玩法大乐透 安徽11选五前三直选走势图 幸运赛车是哪个国家的 苹果股票行情实时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