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科技 >

谷歌起訴Uber竊取技術案開審,Uber前CEO卡蘭尼克被控幕后主使人

時間:2018-03-06 11:35:07       來源:CEO來信

左邊為Waymo的自動駕駛汽車,右邊為Uber的無人車

2月6日消息,今天谷歌旗下自動駕駛公司Waymo與Uber的“機密盜竊案”終于開庭審理了。谷歌和Uber雙方的律師都給出了非常精彩的爆料,許多內部文件被公開了。

首先看原告方谷歌這邊,律師提出了以下幾點指控:

1、Uber擔心在無人駕駛領域被谷歌的Waymo公司打敗,于是聘請了Waymo前高管安東尼·萊萬多夫斯基,而恰恰是他竊取了Waymo的14000多份機密檔案,如今安東尼·萊萬多夫斯基已經在去年5月被Uber開除。

2、但本案的指控關鍵并非是安東尼·萊萬多夫斯基,谷歌的律師將矛頭指向了Uber前CEO卡蘭尼克,據說他為了讓自己公司在自動駕駛領域取得領先地位,而愿意付出任何代價。谷歌的律師透露“卡蘭尼克先生,彼時的Uber CEO做出的決定顯示,他更看重輸贏,而不是遵守法律”

3、谷歌的律師說他們已經掌握了Uber內部資料,顯示卡蘭尼克明確曾經說過“we want their cheat codes(我們想要抄襲他們的代碼)”

谷歌律師出示的資料如下:

首先是Uber的“作案動機”——Uber在2015年9月18日的內部資料中曾經說過要在7年里趕超谷歌。

然后是Uber當時面臨著與谷歌的巨大差距。在2016年5月13日,一封Uber高管發給CEO卡蘭尼克的郵件中提到“我們一開始就與G公司存在巨大差距,我們也已經清醒的意識到要彌補這樣的巨大差距,需要付出超常的努力”。這里的G公司,應該指的就是谷歌了。

谷歌指控Uber 前CEO 卡蘭尼克在2015年10月份,聯系當時身在谷歌旗下公司Waymo擔任高管的安東尼·萊萬多夫斯基,表明自己想要購買自動駕駛技術,此后萊萬多夫斯基還曾親赴Uber,向卡蘭尼克兜售一家當時并不存在的公司。也正是此時,萊萬多夫斯基動了從谷歌離職的心思。

谷歌的律師給出的資料顯示,就在萊萬多夫斯基去Uber談判當天(2015年12月11日),他從谷歌旗下的Waymo公司下載了14000份機密檔案。

2016年1月4日,萊萬多夫斯基在與Uber 前CEO卡蘭尼克見面前幾個小時,訪問過Waymo的專有信息庫,并且下載了許多機密文件。

時任Uber先進技術中心 總監的約翰·貝爾(John Bares)在2016年1月21日的會議紀要中曾提到:“TK(卡蘭尼克)在法律層面的建議,我們即將那么做了,如何才能風險最小化,代價最小化?!?/p>

約翰·貝爾2015年12月20日還曾在與萊萬多夫斯基的會議紀要中寫道:與君多待一日,便可節省一個月的工作時間,相當于每月節省2000萬美元。而當時萊萬多夫斯基還是谷歌無人駕駛汽車Waymo的高管呢!

谷歌的律師甚至出示了Uber技術高管約翰·貝爾在2016年4月28日與Uber CEO卡蘭尼克的會議紀要,其中貝爾曾明確寫道卡蘭尼克制定的工作優先級——“現在是戰爭時期,要想辦法偷代碼,然后使用它們”

而且Uber的前技術高管約翰·貝爾還曾經在筆記中寫道,為什么在Waymo即將成為自動駕駛行業最頂級的公司時,想要離職呢?說實話從這些資料中可以看到,約翰·貝爾留下了很多對谷歌有力的證據,真是神助攻。

從谷歌律師出示的以上資料看,Uber 前CEO卡蘭尼克、Uber前技術高管約翰·貝爾、谷歌旗下公司Waymo前高管安東尼·萊萬多夫斯基之間可能存在泄密關系。

Uber前CEO卡蘭尼克(左)與安東尼·萊萬多夫斯基

再看看被告方Uber律師這邊的防守——他們稱谷歌列出以上資料都是在講故事,而現實中什么都沒有發生。沒有陰謀,也沒有抄襲。

Uber的律師堅稱萊萬多夫斯基所下載的14000份文件從來都沒有在Uber內部用過,而谷歌宣稱的專有信息只不過是一些公共資料而已。

另外Uber律師還將一切甩鍋給了萊萬多夫斯基,表示公司非常后悔聘請萊萬多夫斯基來Uber,而且他被炒魷魚也是因為在自動駕駛項目上表現出了不合作的態度。(不過值得注意的是,Uber炒掉萊萬多夫斯基的時間是在谷歌Waymo提起訴訟的3個月后)

Uber只承認在一件事情中做錯了,那就是聘請了萊萬多夫斯基。

Uber的律師提供了一些資料,表明自己公司在自動駕駛領域的技術研發能力。

Uber的技術高管

另外Uber的律師還出示了谷歌高管給創始人拉里·佩奇和謝爾蓋·布林的郵件,這位谷歌高管在郵件中表示“自己1年半以前曾建議聘請的人才,被Uber請過去了”。

Uber還爆料稱谷歌曾想要破壞Uber對Otto公司的收購。Otto就是萊萬多夫斯基從谷歌Waymo離職后創辦的自動駕駛公司。

Uber給出的資料顯示,谷歌創始人拉里·佩奇曾經對高管發火,因為他們輕易的讓安東尼·萊萬多夫斯基離職了。此舉是想表示萊萬多夫斯基是個人才,而谷歌之所以起訴Uber,就是因為Uber得到了這個人才。資料中還說佩奇曾擔心萊萬多夫斯基離職后可能會做一些與谷歌有競爭的產品。

最后Uber還搬出了自己的競爭對手Lyft,稱谷歌花10億美金投資了Lyft,因此有了打擊Uber的動機或理由。

以上就是谷歌旗下的Waymo公司起訴Uber竊取自動駕駛機密案的第一回合??雌饋砉雀鑇aymo作為維權一方還是非常有攻擊性的,而且他們出示的證據很充分。不過Uber這邊的律師也不弱,竟然能找到谷歌創始人拉里·佩奇、謝爾蓋·布林與其高管的來往郵件。

Waymo和Uber的官司最后誰能贏呢?

谷歌是想盡一切辦法想給Uber定罪,想證明Uber不僅竊取了技術,而且還用到了實處。而Uber則是甩鍋甩的很溜,他們的律師也在用攻心計——谷歌嫉妒人才流失才找Uber麻煩——的方法來影響陪審團。

CEO來信會繼續關注之后的案件審理進展的。

浙江20选5中奖规则 北京pk拾预测 内蒙古11选五开奖5号的 燕赵风采排列7走势图 十一运夺金预测彩经网 股指期货配资网 四川快乐12前三直选遗漏定牛 11221排列3预测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 青海快3一定牛 十一运夺金一个号必出